本网页只做排版使用

在明律师:这种拆迁方式,一份通知就敢这样

2019-01-14 15:40 编辑:陈晓庆

  导读:“以拆危促拆迁”在征收维权领域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将原本并不危险的房屋强行认定成危险的,进而通过紧急避险决定将被征收人强制搬离,再对房屋实施行政强拆。然而近期,在明律师马丽芬却在案件代理中遇到了更“绝”的做法:你的房屋不是质量良好,并不危险吗?我给你愣拆成危险的,再让你“解危排险”,又如何呢?

  日前,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的马丽芬律师在一次业务培训中讲述了自己代理的一起发生在北方某大城市的真实案例,听后令人后背直冒凉气。

  在某有回迁安置的征收项目中,上百户居住的楼房被划入征收范围。前期工作开展良好,陆续签了绝大多数,还剩下40多户没有签订补偿协议及时搬迁,而选择留下来继续协商谈判。涉案项目着急用地,此时一户一户下征收补偿决定不仅本身时间成本较高,后续可能提起的复议、诉讼程序更可能继续拖延更长的时间。无奈之下,征收方竟使出了这样的“妙招”:对已签协议并搬离的住户的房屋进行“切蛋糕”式的逐户拆除,很快就令被征收楼房中尚未搬离的住户房屋开了“天窗”甚至没了一面墙,建筑整体的承重结构也因此被破坏。此时,当地街道办事处向房屋主管部门申请了危房鉴定,鉴定结果为整栋楼房构成D级危房,必须立即拆除以确保居住者及周边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很快,街道办事处便以此为依据下达了所谓《解危通知》并进行了张贴,并在一段时间后强行将滞留在自己房屋内的未签约被征收人清场,将整栋建筑夷为平地。

  就这样,一份内容极为简单的《解危通知》,事实上替代了若干份内容较为复杂的征收补偿决定,起到了将涉案房屋强制拆除的效果。那么,如此异想天开的“将本不危险的房屋人为拆成危险的”进而实施解危排险的做法,究竟存在哪些法律上的严重漏洞和问题呢?被征收人又该如何依法维权呢?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5月15日发布的人民法院征收拆迁典型案例第二批中“案例三:王江超等3人诉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紧急避险决定案”及这一案件的特殊情形,在明律师想强调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危房鉴定申请主体不适格。《城市危险房屋管理规定》第7条规定,提出鉴定申请的只能是房屋的所有人或者使用人。街道办事处提出申请,显然主体不适格。

  其二,所谓《解危通知》未依法送达且作出依据不足。《民事诉讼法》第86条对于送达程序有明文规定,将文书直接张贴在外墙、门上的做法显然违法。而根据《行政强制法》的规定,只有法律才有权设定行政强制措施,而《解危通知》依据的却是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制定的《城市危险房屋管理规定》,也显示其作出依据恐怕存在问题。

  其三,涉案建筑已被划入当地征收项目范围,应严格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规定实施征收补偿进而依法拆除,且必须遵守“先补偿,后搬迁”原则。这起案件中的情形显然是“已拆房,未补偿”,与590号令规定的原则精神明显相背,是严重的行政违法行为。

  其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即行政机关的此种做法事实上构成滥用职权,违法的主观故意明显,行政目的不当。涉案房屋在被拆除前确实已是危房,可能对仍居住在其中的被征收人的人身及财产安全构成严重危险,但问题在于危房是征收方人为拆出来的,本来人家是好好的房子!最高人民法院在前述典型案例中曾这样评价这类行为——被告为了节省工期,对于已经启动征地程序的房屋,错误地采取危房鉴定和强制拆除的做法,刻意规避补偿程序,构成程序滥用,严重侵犯当事人合法权益。对于此种借紧急避险为由行违法强拆之实的情形,人民法院依法判决撤销被诉行为,彰显了行政诉讼保护公民产权的制度功能!

  在明律师最后想提示广大被征收人遭遇这种极端情形时的救济方式:其一,应当立即起诉涉案《解危通知》,要求法院对其予以撤销,尽力保住自己的房屋;其二,一旦房屋遭强拆,可考虑起诉强拆行为违法,为自己在无奈陷于被动后通过申请国家赔偿获取补偿权益奠定基础。只是,在明律师实在为征收方这种卑劣的做法大感失望,回到最高法对此类案件的评价上来:在土地征收当中,行政机关只有遵循行政程序,才能做到“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才能体现以人为本,尊重群众主体地位,才能实现和谐拆迁,才能符合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精神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