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苑杂谈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QQ:756623125

【热点】我们为什么热爱围观明星八卦?

2016-11-22 10:16 编辑:管理员

(新华社/图)

在中国,微博并不仅仅是一个社交工具。在微博上围观明星八卦并评点是非,是“权利稀缺”的社会里,公众“可以取而用之”的权利。

“知道”(微信号:nz_zhidao)告诉你为何我们为什么热爱围观明星八卦?

时下最热门的娱乐事件,估计就是李晨、范冰冰和张馨予三人主演的“撕逼”大战了,是是非非眼花缭乱,众人忙着站队围观,好不热闹。

为什么我们热爱围观?首先,围观是种权利。有人认为,围观已经侵犯了明星的隐私,这话说得太过绝对。侵犯明星的私域,比如曝光明星的家人,这就是侵犯权利;但若是对于已公开的恋情,转发评论,则是公众的权利。毕竟,明星终究不是普通人。

在消费社会里,明星是娱乐产业最核心的商品,而商品必然经过包装。一个明星的价值,并不仅仅限于个人的容貌和才艺,也在于商业包装所赋予的种种符号,其中,明星的情感生活是符号化的最好方式。“好男人”“国民好媳妇”“国民女婿”“逗比夫妻”“玉女”....不少明星都有意无意地为自己塑造这样的正面符号,并凭此霸占热搜榜、赢得曝光、获得代言和演出机会。

当明星将私人情感视为赚钱的工具,这便在无形中与公众达成一个契约:明星有凭借点击率捞金的权利,公众自然也有围观的权利。范冰冰和李晨的绯闻早就传得沸沸扬扬,而且每当范冰冰有新作品,从《武媚娘传奇》到《万物生长》,绯闻总铺天盖地而来,这不难让人嗅出炒作的气味。甚至连两人公布恋情时,范冰冰还顺手打了两个广告:一个是她新代言的手机,一个是她代言的假发。而张馨予更不必说了,从吴卓羲到李晨,终于从一个三线小明星炒成了话题女王。

换言之,明星让渡部分个人隐私,有时也是一种有意识的商业行为。有买有卖,你情我愿,这是我们围观权利的由来。

何况,在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围观已成为一种常态。尼尔•波兹曼的《娱乐至死》指出媒体时代的“泛娱乐化”: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略萨痛批“病态的演艺文明”,新闻界开始把“报道”、“评论”和“批评”等主要职责放在次要位置,转而突出其娱乐功能。学者肖鹰指出中国正进入一个“全媒体娱乐”时代:主流媒体与非主流媒体同质化为娱乐实体,而消费娱乐则变成大众与媒体的基本关系……

不必援引太多的论述,这是每个人都可感知到的事实:娱乐已然成为公众关注的重中之重。虽然此刻这个世界有太多远比明星八卦更为重要的事情,比如“东方之星”邮轮的沉没,比如MERS,然而,只要翻翻微博,从时事热搜榜到热门微博,充斥的都是各路明星的八卦。不仅仅是微博等新媒体,翻开不少都市报,时事新闻与明星八卦的权重几乎一样。

5月13日,在法国戛纳电影节,范冰冰。 (新华社记者 陈晓伟/图)

热衷于围观明星八卦并不仅仅是中国现象,“寰球同此凉热”。有所不同的是,我们不仅仅热衷于围观,并且还热衷于参与“撕逼”。早前,一篇《一个老外眼里的微博世界》的报道颇具代表性,一个德国人玩微博,惊诧于微博上的站队、爆粗和极端情绪。笔者的几个外国朋友也有同感。

比如,从文章出轨,到陈赫离婚,再到这一次李晨手撕张馨予,每一次微博的转发评论点赞数都在短时间内破百万。但点开评论,站队爆粗的不在少数。

网友之所以“理直气壮”爆粗,一方面是因为立场正确。在公众所看到的“事实”里,当事明星的所作所为违背了社会的“公序良俗”,比如文章婚内出轨,陈赫离婚了还在消费“好男人”形象,而在李晨口中,张馨予也出轨了。

另一方面是安全:在微博上,没有什么比骂有“品格缺陷”、千夫所指的明星更安全的了。

在中国,微博并不仅仅是一个社交工具。因为国人的公共参与渠道有限,微博同时也扮演着政治与社会表达的一个替代品或者集合器,集公共辩论、舆论监督与社会监督等于一身。只是,公众在不少政治议题、社会事件上的表达权利仍有所“限制”、顾虑重重,这时,他们很自然地将精力转移到最安全且最少限制的娱乐新闻上去。

因此,在明星八卦的围观中,承载的不仅是他们对娱乐事件的判断,也夹杂着他们在别处所压抑和累积的激情和情绪。比如,网友纷纷召唤王思聪出来“主持大局”,并称他为“娱乐圈的纪检委”,显然,这是将政治监督的话语和激情挪移到娱乐新闻中。

当无数人顷刻之间涌向明星微博底下爆粗,这场景就让人想起孔令飞在《叫魂》里所描述的场景:

这是扔在大街上的上了膛的武器,每个人,无论恶棍或良善,都可以取而用之。在这个权力对普通民众来说向来稀缺的社会里,以“叫魂”罪名来恶意中伤他人成了普通人的一种突然可得的权力。对任何受到横暴的族人或贪婪的债主逼迫的人来说,这一权力为他们提供了某种解脱;对害怕受到迫害的人,它提供了一块盾牌;对想得到好处的人,它提供了奖赏;对妒嫉者,它是一种补偿;对恶棍,它是一种力量;对虐待狂,它则是一种乐趣。

在微博上围观明星八卦并评点是非,是“权利稀缺”的社会里,公众“可以取而用之”的权利。而一旦他们处于道德正确的立场,他们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将“权利”变身为“权力”行使,这是权利遭到压抑下的极端反弹,是代偿,是解脱,是宣泄,也是乐趣。

这时,他们尽可以高高在上、颐使气指、唯我独尊、凶神恶煞,他们在围观中体验到了权力的快感(尽管很多人并不自知),因此乐此不疲。

请记住,我叫知道(微信号:nz_zhidao),南方周末每日网络专稿。

要严肃,有知识;要八卦,有内幕。每天一篇,无需翻墙,尽享你想知道的和不知道的。我们只想,让知道成为一种享受。

点击阅读 热点更多内容